吃吃吃书书书的土豆

跑了几次肯德基终于凑齐我cp了
我永远喜欢沙穆.jpg

好像发现了什么抽卡的新玄学

黑皮真是好文明!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我们曾拥有的世界吗?

With a love so sweet it makes me sad

那段感情是那么甜蜜以至于我现在如此难过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a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我们曾拥有的世界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那是我们曾梦想着的世界啊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我们曾拥有的世界吗?

Cut like diamonds we were made to last

像钻石一样被分开,我们生来就是会成为永恒的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a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我们曾拥有的世界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那是我们曾梦想着的世界啊

I don't belong here

我不属于这儿

I don't belong here

我不属于这儿

【狗博】乘风·第一章(《他是龙》AU)

冰凉的触感将他的意识唤醒,一滴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博雅睁开眼,头顶的日光闪得有些刺眼,似乎昏迷了太久,这样的亮光都显得很陌生了。博雅揉了揉脑袋,扫视着周围,自己正躺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此处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山洞,阳光从头顶巨大的洞口照过来,水滴沿着石壁边缘往下滴,长长的藤蔓密密麻麻地攀爬在石壁上,石头上还长着青苔——明显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洞穴。

 

洞里的空气中充满了湿气,让人不寒而栗,博雅打了个寒颤,双手在周围摸索——自己的刀和弓箭都不在身边——这让他明显迷糊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博雅看着山洞周围,用力地回想之前发生的事——狂风卷起尘土,阻碍了视线,博雅警惕地抓紧了手中的弓,以防风沙中可能突然冒出来的恶鬼,原本围绕在自己周围的狂风转瞬间将自己包围,大风一股脑灌入脑袋,脑袋如同被撕裂一般嗡嗡作响,意识被吞没,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托起来飞行了许久,然后···然后就到了这里。

 

博雅从青石板上起来,警惕地在山洞里转悠,仔细地看着洞里的情况。前几日,他在旅途中借宿了一个山村,恰好遇上了一场献祭,村子里的少女接二连三地消失,古老的传说再次流行起来,人人自危,都说是山神掳走了她们,村子里的人为了平息山神的愤怒,要将刚成年的少女当做祭品献给山神。作为过路人的博雅自然不相信这样的神明,在祭祀的当天冲撞了献祭的队伍,代替了那名少女吹响了远古流传下来的召唤山神的曲子,招来了大风,正打算为民除害,却没想到自己打不过那个使风的“山神”,反而被这阵风卷来了这个破山洞里。

 

水滴不断滴在青石板上,从阳光照射的角度来看,估摸着已到了中午,博雅看着头顶上高高的洞口,扯了扯石壁上的藤蔓,打算扯着藤条爬上去。洞中充斥着湿润的空气,似乎很适合植物生长,藤条密密麻麻交错着,上面还长着细细的小刺,扯起来却感觉不怎么结实,博雅小心翼翼地抓着藤蔓,一点点挪动着向上爬,生怕它中途断掉。光线越来越强,眼看着就离洞口越来越近了,博雅心里欣喜不已,看着上方,正打算一鼓作气爬上去。突然间,眼前闪现了一张鲜红的面具,那一道身影瞬间飞进了洞中,盘旋在他的头上,翅膀扑闪着发出“噗噗”的响声。博雅立刻反应过来,将身体贴紧墙壁,左手握住藤条,右手朝着那张面具发出进攻。只差了几分,自己的拳头就要打到那个戴面具的妖怪的脸上,但是下一秒,博雅感觉到身体失去了支撑,不受控制地往下落,脸朝下重重地砸在了泥地里。

 

从疼痛中快速清醒,博雅立刻翻身爬起来,弯腰做攻击状,左手抹掉脸上沾着的青苔与泥土,右手伸向腰间打算拔刀,意外地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刀与弓箭都被收走了。糟糕!博雅在心里暗自叫苦,双手握拳,换了一种进攻姿势,警惕地看着对方。那个戴面具的妖怪慢慢飞下来落到地上,博雅上下扫视着它,其实它的个头并不高,大概只到了自己肋骨的地方,头发灰白,脸上带着半张恶鬼般鲜红的面具,面具下露出来的脸还像是个小孩子,若是他的背上没有长着一双黑色的翅膀,再带着这样一张面具,自己几乎要以为他也是被妖怪拐来的孩子之一了——但是,他可不是什么普通孩子,博雅否定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动摇,提醒自己保持警觉,“喂!就是你这个妖怪把我丢到这里来的吗?!那些女孩子们也是你拐走的吗?!”

 

对方没有说话,抿着嘴巴,好像也在迟疑,双方就这么僵持着,最后还是他打破了僵局,小心地迈开步子,移动身体走到青石板前,眼角的余光瞥向博雅,将左手提着的篮子放到了上面,试探着说:“这些是给你吃的。”

 

博雅原本警备地盯着他,随着他移动的步伐,也慢慢地周旋,听到他开口说话,稍微有点吃惊——“你会说人话?”

 

对方好像也被这话问了个措手不及,呆呆地“诶?”了一声,然后,轻哼了一下,说:“我当然会讲你们的话啦!还有,我才不叫什么妖怪,我是鸦天狗。”

 

“喂,那些被拐走的女孩们现在在哪?!”

 

“什么?”鸦天狗又呆了一下,疑惑地问:“什么女孩子?”

 

“你这个妖怪···”“是鸦天狗!”“···少在这装糊涂!”一人一妖同时喊出来,然后大眼瞪小眼,无声的僵持中。

 

“算了,这些是给你吃的,千万不要饿死了。走了。”对峙一会之后,鸦天狗不耐烦地说,随即张开翅膀就要飞走。

 

“别想跑!”博雅飞奔过去,抓住了正要飞上去的鸦天狗的脚踝,一把将他扯下来,砸在了地面上。

 

“混蛋!”鸦天狗大骂了一句,面色狰狞,嘴角咧起,翅膀上的羽毛抖擞着,根根似针尖一样竖起,蓄势待发。博雅掐住鸦天狗的脖子,提起拳头,就要往他的脸上打。

 

洞口突然刮来一阵狂风,笔直地朝着一人一妖袭来。鸦天狗一把甩开博雅,自己腾起飞到半空中,博雅也顺势后退了好几步,想要避开那阵风,但是右胳膊上不幸地被反弹的风力割开了一道口子。他记得清楚,这种感觉和自己当初被卷到这里来时一模一样。

 

鸦天狗停在半空中,看着博雅捂着右手的伤,面色凝重,呆呆地挠头挠了几秒后,转身飞出了洞穴。

 

“慢着!”博雅大喊着,想要追上去。

 

“且慢。”一个严肃而浑厚的声音从身后石壁的另一边传过来,叫住了博雅。

 

博雅有点惊讶地回过头去,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他谨慎地走到身后的石壁前,将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地听着,试探性地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皱着眉头想了一秒后,博雅似乎想到了什么,紧张地问——“难道,你也是被那个妖怪抓过来的人?”

 

石壁那端传来了一句应答“是的。”

 

听到这句话,博雅像是遇上了故友,欣喜地问:“你是什么时候被抓过来的?你见过其他被抓的女孩子吗?你是为什么被抓过来的?我听村民说被抓走的全都是女孩,没想到你一个男的也被抓过来了。”

 

石壁后面似是传来了一声轻笑,博雅凑过耳朵想去听个仔细,笑声停了下来,只听到对方问:“那你又是怎么被抓过来的?”

 

“我?”博雅重复了一下,径直坐在地上,背靠在石壁上,说:“我吹了那支献祭的曲子,然后就被妖怪抓到这儿来了。”

 

“你吹得不错——但是,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要去吹那支曲子呢?”

 

“无缘无故?”博雅上半身弹起来,左手重重地砸在石壁上,愤慨地说:“这座山的山神已经掳走了好几个姑娘了,可是村子里的村民们只想着再拿一条命去给他献祭,这算是哪门子的山神,他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救下了那个被当做祭品的姑娘,想要为民除害,代替她吹响了那支召唤山神的曲子,然后就被山神,呸,那个妖怪卷到这里了。”

 

石壁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水滴一点点滴下,像是一个天然的时钟,博雅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手指轻扣着石板问:“喂,你还在吗?”

 

“在。”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博雅原本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舒了口气,说:“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沉默了几秒后,石壁背后重新传来了声音:“我没有名字。”这句话的语气很缓慢很轻,好像字斟句酌之后才说出来的。

 

博雅瞥了瞥嘴,不以为然地说:“不可能吧,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没有姓名?你要是没有姓,总该有个名吧?”

 

“不,我不记得我的姓名了。”

 

“······”博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姓氏这种东西,他也是最近才刚刚有的,不过,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算了,先别说这件事了。”那个声音的音调抬高了一些,显得没那么严肃了,“你看到鸦天狗送来的篮子了吗,你先吃些东西吧。”

 

博雅听着他的话,视线转向了青石板上摆着的那个篮子,走过去打开了它,里面是几个青色的果子,看起来刚刚成熟。博雅拿起来放在阳光下仔细地看了看,又放到鼻子前嗅了嗅,犹豫着不敢下口。

 

“吃吧,没事的。”石壁后的人再次开口,“他若是想害你,早就直接杀死你了,何必用这种手段。”

 

听了这话,博雅放心大胆地咬了一口,尝起来确实好吃,“你关在这里也是吃这个东西吗?”

 

“是的。”

 

博雅“嗯”了一声,一股脑儿将剩下的果子塞进嘴里,听着对方继续说:“你不必着急,先把伤养好再作打算也不迟。”

 

“等我把伤养好,我们一起去打败那个妖怪吧。”博雅擦了擦嘴角,满怀自信地说。

 

石壁后的人没有回答,不过兴头上来的博雅并没有察觉到,下一步该怎么走,还是未知数。

【狗博】La La Land

 

最近反反复复在听《爱乐之城》最后5分钟的曲子,这个曲子真是个大杀器,stonefield真的就是现实版的la la land啊!!!拜托你们快复合吧!!!

 

好了,不扯远了,把场子还给狗博。

 

——————

 

如果,博雅注视着对方,想起了这个词,脑海中闪现的是出当初自己离开鞍马山时的画面,如果······

 

如果当时没有走得那样早,走得那样匆忙,而是在鞍马山上,在他的身边多呆一会的话,幸许自己就能遇上黑晴明。当那个作恶多端的男人对着他伸出手的时候,自己能站在他身边,拦住他,提醒他身为一个山神的责任与尊严,实在不行,即使打也要打醒他,不能让他跟着那样的男人去作恶,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堕落成那样的恶鬼。

 

那样,他就会继续在鞍马山做他的山神。倘若他愿意一起下山的话,那就他们可以一起去打败强敌,降妖除魔,寻找自己的妹妹。这样,自己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去了解他的大义,他的秩序,他所要创造的世界,虽然现在自己还不够了解,但是这不影响自己信任他,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去实现他的大义——因为,他始终是那个正直而又原则的妖怪。

 

只不过是,被人蛊惑,误入歧途罢了······

 

但是,哪有这么多如果,现在,他正站在自己的对面,冷漠的神情、残忍的手段自己从未见过。以上种种,皆是梦幻泡影,自己只能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地说出——

 

“大天狗,你这大蠢货啊!”

 

——————

 

果然······

 

大天狗冷漠地注视着博雅,对于心里冒出来的这个想法表示自嘲——你果然还是变弱了啊,博雅。

 

早知道如此,当时就应该留你在鞍马山上,那样,现在你就会和我一起追随着黑晴明大人,我们一起去实现大义,你会站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去打败强敌,而不是和那种杂鱼待在一起,沾染上那种多余的同情心,变得越来越优柔寡断——当时那个强大而又果敢的博雅究竟到哪去了?!

 

你护着的那个小姑娘是谁?看样子,你已经找到了你常提起的那个失散多年的妹妹了。

 

也罢,你终究是要下山去找她的,倒是我多想了——

 

“博雅,你果然还是变弱了啊。”

 

但是,这些话都是博雅所不知道的。

 

相互站在对方的对立面,怀揣着不同的心思,做着不同的假设,最终还是要走上对立的道路。

 

——————

 

想起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如果要写爱情,就不能写爱情,而得写英雄梦想。”,我觉得这就是la la land的精彩所在。

 

同样,我觉得这也是狗博这个cp的虐点所在。毕竟,自古黑金无he,黑金熬成坟土色。

最近反反复复在听《爱乐之城》最后5分钟的曲子,这个曲子真是个大杀器,stonefield真的就是现实版的la la land啊!!!拜托你们快复合吧!!!不扯远了,来存个la la land脑洞的狗博。

 

音乐声响起,博雅注视着对方,脑海中闪现的是当初自己离开鞍马山时的画面,想着如果当时自己在山上多呆一会儿,也许就会遇上黑晴明,这样自己就能拉住大天狗,然后大天狗依旧在鞍马山,他就有机会更加了解他的大义,一起去斩杀恶鬼,两人一起实现他的大义。

 

一曲终了,回归现实,大天狗站在他的对面,自己只能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地说:“你这大蠢货啊!”

 

大天狗所想的画面是,如果当时他能留住博雅,不让他下山,那么现在他们就可以一起追随黑晴明大人去实现大义,两人一起实现他的大义。

 

当然了,这些都是博雅所不知道的。

 

想起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如果要写爱情,就不能写爱情,而得写英雄梦想。”,我觉得这就是la la land的精彩所在。

 

同样,这也是狗博这个cp的虐点所在。

【霜笙】当你老了,渣文,ooc,慎入。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有敏感词了,每回发霜笙文,都发不出去文字,只能发图片,心累。

【狗博】Love is a Drug(bdsm,ooc,雷)

好了,我终于把2016年挖的坑填了。我早就忘了当时的灵感了,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开这个坑?!挖坑如山倒,填坑如抽丝,我只想一巴掌扇死当时的自己。

预警都能写上一大段:

雷,ooc,私设如山,bdsm,捆绑play,放血,三观不正,画风扭曲

斯文败类狗,以及上山找妹妹结果被人贩子头目吃干抹尽的博雅。

车技不好,开的是辆老破车

请仔细思考以上预警,慎入!

 

 

 

清晨,山上还弥漫着薄雾,大天狗踩着木屐,行走在山间小路上。晨间露水重,翅膀伸展时,都能抖出水珠下来,他索性张开翅膀,穿过薄雾,飞到树梢上,俯瞰整个鞍马山道馆。此时,雾气弥漫的道馆还处在一片宁静之中,只有早起的鸦天狗洒扫与修炼的声音。就在他掏出笛子准备吹奏一曲的时候,一名鸦天狗却急急赶过来,打扰了他的好兴致。

 

“大天狗大人,大天狗大人,”鸦天狗在树下喊,“请过来一趟,这边出了点事。”

 

“怎么了?”他冷静地问。

 

“有一个人擅闯了山里的结界,而且……”

 

“让他在迷雾中自身自灭不就行了吗。”大天狗冷淡地说。

 

“不是的,那人通过了迷雾,到了我们道场周围了。”鸦天狗紧张地说。

 

哦?

 

听到这里,大天狗终于对这件事上心了——鞍马山道馆的四周都布下了迷雾,以防外界打扰,若是外来的人或妖怪擅闯,都会被迷雾困住脱不了身,最后丧命,如今,竟然有人能穿过那重雾,也算得上是百年难得一遇了。

 

大天狗收起笛子,从枝头轻盈地飞下,说:“带我去看看。”

 

“是。”鸦天狗走在前面带路,一路上说个不停,“那个人虽然走出了迷雾,但是似乎消耗了太多的力气,我们一行人发现了他之后,就将他制服了,但是这样他也还挺厉害,我们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绑起来,那个人射的箭伤到了我们几个同胞呢。”

 

“箭…么?”大天狗突然想起了前几日在山下遇到过一个青年,那人也是身背弓箭,斩杀恶鬼时雷厉风行、身姿矫健,是一条好汉子。当时,他收起了翅膀,以无异于普通人类的模样在溪边吹笛,但是风中带来的恶鬼的气息让自己无法袖手旁观,就在他准备张开翅膀飞过去的时候,那个黑发青年就这么出现了。

 

“我在附近追一只恶鬼,这周遭可能会非常危险,你快些离开吧。”莽撞的青年从他身边匆匆经过,也不忘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嘱咐这么一句,又飞也似的又追过去了。

 

大天狗先是一愣,随即在心里冷笑一声,然后还是带上了面具,换了一身行头,往恶鬼的方向飞过去。

 

会是那个家伙么?大天狗想,一路上听着鸦天狗叽叽喳喳,也快走到了。

 

“在那里,大天狗大人。”鸦天狗指着前方众人围聚成圈的地方,而圈子的中央,正躺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

 

看到大天狗的到来,围观的鸦天狗自觉地让出一条路来。待到走进,他才看清这人真正的模样。一丝红发被汗水浸湿,粘在额前,胸口露出大片的肌肉,显示着这是位习武之人,然而,他现在双手被死死地反绑在身后,脸上虽然眉头紧皱,但明显是晕了过去,身上的弓箭、长刀、短刀已经被解下来,收在旁边的鸦天狗手上。

 

果然,大天狗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笑容。

 

“把他的武器都保管好,送到道馆里来,”大天狗吩咐了一句,上前扛起那个青年,在一众鸦天狗诧异的眼神中,往道场内部飞去,“我要亲自好好审问他。”

 

竟然能闯到这里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个怎么样的人。大清早被你打扰了好兴致,那就,稍稍来陪你玩一玩吧。

发得出来的部分依旧只有这么多,指路微博

 

再添一个写文的BGM,【铃木达央】受声剪辑系列 第④弹(自制)_日常_生活_bilibili_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90504/

来玩个很火的捶胸梗,听了容容建议后打算撒撒娇的红红,一拳毁天灭地。